第2712章 百年孤寂 (九)

在线书吧欢迎您!
    第2712章百年孤寂

    中午,马赛港,港口开外约四条街道的某间公馆前。

    "就是这里吗。"亚瑟驱策着马车,低调地在公馆附近路过,找了个巷子的阴暗角落停下来观察。元帅应该也是在不久前才到达马赛,公馆前还堆放着一切物资,未能得到整理。负责搬运物资的工人则跑去吃中午饭了,公馆周围显得有点冷清。

    吉尔斯男爵这样的人物,不仅被法师协会监视,甚至也被法兰西王朝的密探监视着。亚瑟用原来的身份牟然去接触这人,自然会被两方势力同时盯上。

    结果当然是,用折衷的方案,让另一个不容易引人注目的人充当跑腿。

    "嘿嘿嘿......"凡尔纳被脖子上的绒毛逗得想笑,又在努力憋住笑:"这,这东西真的必须吗?"

    "必须。"亚瑟道,把兽皮缠在凡尔纳的脖子上。现在的凡尔纳乔装打扮成贫民窟的,可是"亚瑟再次举起望远镜观察,同时嘀咕道:"得看默林那边有什么办法帮伊莱恩脱险。反正那边的事情我们无法插手。"

    与此同时,巴黎的王宫内。

    "雷欧......"伊莱恩半梦半醒地低语道。

    "谁是雷欧?"一个声音问。

    "......嗯?"伊莱恩微睁开双眼,感觉身上一阵酸痛。他躺在地板上睡了一觉,地板上除了羊毛地毯之外就什么都没有,自然睡得他浑身发疼。

    他发现自己身上披着被单。身上有股粘腻的感觉,但是没有被侵入过的痕迹,他松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"你醒了?"查理七世正坐在一旁的椅子上,悠然自得地喝着红茶。从他那一脸放松酣畅的表情看来,他昨晚似乎做了一个好梦。

    伊莱恩红着脸从地上爬起,下意识地用被单缠住身体:"陛、陛下......失礼了。"

    "没什么好失礼的。"查理七世若无其事地吃着桌子上的曲奇,"朕马上就要回寝宫了。你在朕离开之后一个小时再动身,回去你家中收拾行李吧。梵蒂冈传来消息,枢机主教被黑死病缠身,病情已经告急。你打点好需要的药品,就赶去梵蒂冈,治疗枢机主教吧。"

    "可、可是之前那群贼人不正、正要去罗马?"伊莱恩问:"不会、会又遇上他们......?"

    "那群小贼的目标是圣女贞德,谅他们也不敢对枢机主教出手。你待在梵蒂冈时有教宗骑士团保护,反而是最安全的。"国王说:"你是世上唯一一个有办法治好黑死病的巫医。即使那群小贼再蠢,也不会对你下杀手。总之,出发吧。法兰西说不定也会变得动荡起来,到那时朕也没法保护好你。"

    伊莱恩眯起眼,表情变得复杂起来。一向自私的查理七世,意外地做出不符合他性格的决定。该不会是有什么陷阱吧?

    "那么,告辞了。"国王喝完了红茶之后就离席,大步流星地走了。

    等查理七世走后,伊莱恩才敢爬起来,去取他的衣服。

    "枢机主教生、生病是真的吗?"他察觉到窗边的鸦影,低声问。

    "真有其事。教廷知道你的存在,特地花钱向查理七世借人。"默林答道:"你什么都不用管,根据安排赶往罗马就行。我会想办法让你和陛下他们汇合的。"

    "好、好吧......"伊莱恩闷哼道:"这边的研、研究明明只做了一半......"

    "反正都是无用功,"默林却批判道:"这时代的黑死病没法用正常手段治疗,你的血是唯一的解药。让你找到黑死病的疗法反而不好,这会干扰历史的进程。"

    伊莱恩于是用默林无法听见的音量抱怨了几句,忍耐住满身的粘腻换上衣服。

    六月的气温开始变得炎热起来,正是欧洲一年之中黑死病爆发得最严重的时期。今年的欧洲,又将有多少万人因为这种可怕的疫病而死去?只有位高权重、资产丰硕者才能得到医治,穷人染上疫病则必死无疑这事违背了伊莱恩的本意,让无法释然的他感到越发窒息。

    马赛港,吉尔斯大元帅的公馆内。

    凡尔纳悄然推开厨房的后门,然后从无人的厨房绕过一推放着各种厨具和香料食材的桌子,小心翼翼地往大厅的方向移动。

    从刚才起就能隐约听见二楼有声音传来,似乎是重物砸在某种软绵绵的东西上发出的声音,有种不详的感觉。凡尔纳的感觉非常敏锐,自然也察觉到了危险,开始紧张起来。一个影子在他身后游走,于是凡尔纳警觉地举起轻型弩箭转头瞄准。

    "汪?"出现在凡尔纳身后的是一只狼,黑色的,全身毛发油亮亮的小狼崽。它正用红色的大眼睛等着凡尔纳看,似乎没有敌意。

    "你是......那条大狗狗派来保护我的?"凡尔纳松了一口气:"别吓人啊。"

    "汪。"小狼漫不经心地用后脚掌搔着脖子。

    "算了。那你就跟着来吧。"凡尔纳收起武器道,继续往前摸索。原本紧张兮兮的他,因为背后多了个小跟班而感到放松不少。‘

    咚,咚,咚。随着凡尔纳不断沿楼梯摸索上去,楼上那个重物砸东西的声音也越来越响。那是从二楼某个房间之中传来,少年于是蹑手蹑脚地通过走廊靠近那有噪音的房间,而他身后的小狼也蹑手蹑脚地跟着,两个小家伙的动作都有点搞笑。

    "吱"木门被推开了,而且因为老旧话的原因,似乎不管用多么轻的力度去推,总会发出一点小声响。凡尔纳也放弃保持低调了,推门进去的同时扫视了房间一眼。

    "......是吉尔斯大元帅吗?"少年小声问。

    幽暗的房间尽头有一个人影。但是对方并没有回答凡尔纳,而是继续着手上的事情。他举起手中好像柴刀一样的武器,朝桌子上的某个东西砸落。有暗红色的东西四溅而出。

    凡尔纳皱了皱眉头,他的视力极好,自然能看到那个溅起红色之物是什么,也自然知道对方毫无犹豫地解体着那个流淌鲜红的东西,到底能有多么的丧心病狂。

    "来了吗。"那名干瘦的男子停下手中的活儿,缓慢地转身。

    身上满带鲜红的他穿着一身漆黑的长袍,双眼塌陷眼袋极深。他长长的头发蓬松而凌乱,及胸的长胡子上隐约闪耀着炼金术留下的怪异金属蓝色。

    他从头到脚都散发着邪恶的气息,宛若一名黑巫师。

写私信

评论一下光灵行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