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93章 番外·回家(1)

在线书吧欢迎您!
    噗通两声,一个普通的小房间内,凭空掉下两个人。    一个是披着长袍的黑发女孩,一个是身着中衣长衫的高大男子。    两人一齐摔到了柔软的单人床上。    “抱歉。”饮月脸攸而红了一下,从紧挨着的肉垫身上撑起身。    余弦却看都没看他,手一伸,拿过了床头的闹钟。    20xx年x月13日,凌晨4点52分。    她果然没有猜错!    余弦进入轮回之城的时间,是14日凌晨。当时她正在险境中挣扎,一张契约文书忽然凭空出现在脑海中:    想改变死亡的命运吗    那就签订契约,成为玩家。    余弦没有选择,或者说在当时已经没时间让她过多考虑了。    她选择了签订契约,紧接着,便进入了轮回之城。    如果她曾经所“经历”过的是预知的未来而非主神为了忽悠人瞎编的,那么不久之后,她即将死于冰冷黝黑的河底。    而她确实可以凭借这段预知改变接下来的命运。    时间不多了,她要行动了!    拉着长袍的双手正准备掀,忽然顿住,余弦扭头看向饮月:“要不,你先出去一下”    “嗯。”他垂着头胡乱点了两下,有些慌乱地走出了卧室,余弦扑到衣柜前翻了翻。    时间过去太久,她都不记得自己还有什么衣服了。    穿上一身运动服,余弦又从床头将自己的手机拿起来准备打电话,结果——艹!忘了密码了!    算了,等妈妈主动给自己打电话好了。    分明是自己的卧室,此时却像别人的一样,凭借着久远的记忆,余弦翻箱倒柜终于找齐了身份证、钥匙和需要的现金。    她收拾了一个小包,便推开卧室门,准备出发。    “你要去哪”    谁料门刚一打开,缩在沙发上的男人便幽幽扭过了头,一双眼尾上挑的大眼睛在黑暗中凝视着她。    余弦道:“我有点急事,你现在家里等下。”    噌——    饮月猛地站起身,叉着腰怒气冲冲:“你是不是想跑路!”    余弦:“我没有,我不是!”    “哼!”俊美的男人怨念地磨着牙,一下下甩着眼刀,“是你让我跟你走的,你不可以丢下我。”    余弦:“……”    这人态度变得也太快了,余弦忽然想起了什么,对他小声唤了一句:“陆霆”    “是我。”陆霆瘪瘪嘴,揪了揪腰上的带子,抱怨道,“这衣服也太拖沓了,我要换一身。”    “换换换。”余弦从兜里掏出三百块钱塞他手里,道,“你先自己买一身,乖,我有事,先走了。”    谁料饮月脸一凛,反手握住了她的手腕,似笑非笑道:“有什么事,不如带我一块说不定我也能帮上弦儿呢。”    余弦:“……别闹了你们。”    真是令人头疼,为什么明明都灵魂完整了,这位的人格分裂还没治好!    “我不管。”秋枫亲亲热热地挽着她的手臂,将脸靠到了她发顶。“我知道玩家和主神的契约,也听到了弦儿先前说的话。你是要去解决将来的死局,这般危险的事,为夫怎能让弦儿独自面对呢。”    “不危险,真的不危险。”    “既然不危险还不让我跟着去。”秋枫眉头微蹙,轻声叹道,“也罢,弦儿虽说要对我负责,却也没说怎么负责。是我自作多情了。”    秋枫松开她,款款走到沙发上,仪态优雅地坐下,背对着她,面向黑暗,叹气:“唉——”    余弦:“……”    对,没错,她确实……没说会怎样对他负责。    毕竟那时候情况太复杂了,本质来说,余弦和饮月是敌人,所有的风花雪月不过是一场彻头彻尾的欺骗,就算余弦不自觉间对他有了真实的别样情愫,但这又算得了什么呢。    谁能保证冷静下来,恢复了全部记忆与意识的饮月依旧愿意延续这场巨大的谎言呢。    只是考虑自己的世界比较和平安稳,饮月又没别的地方可去。    她发誓,她就是顺手好心地拉他一把绝对没别的企图嗯嗯!    余弦很快说服了自己,小声道:“我会帮你在这里生活的,这里有二百多个国家,到时候你想去哪里玩就去哪里玩。怎么说,都比在轮回之城强。”    坐在沙发上的男人半天没有回话,忽然肩膀耸动了一下,寂静的黑暗中响起了一声浅浅的抽泣声。    哭、哭了!    余弦赶紧扑向开关,打开了客厅的灯。    饮月依旧背对着她,垂着脑袋,长发荡在耳边,肩头一耸一耸的,气音不断响起。    “别哭啊。”余弦无奈地坐到他身边,揽住了他的肩膀。    “不要不要我……”塞壬捂着嘴巴泣不成声,一双眼睛已经变得通红。    透明的泪水啪嗒啪嗒顺着白净的脸颊滴到腿上,他举起双手,一把将身边的女孩紧紧搂到怀中。    像是抓住了救命稻草般,怎么都不肯松手。    “我没有不要你。”被他这么抱着,余弦动弹不得,只能别扭地伸手拍着他的背哄。    “你就是不想要我了。”    越是单纯越是敏感,什么想去哪就去哪,她分明就是……想甩开自己!    “没有啦。”    余弦向来吃软不吃硬,面对小哭包,实在是头疼没办法:“真的,我说了要对你负责,绝对不会不要你的。”    “我不信,除非……”塞壬抽了抽鼻子。    “除非什么”    “除非你用身体证明!”    余弦惊呆:“啥”    “你去哪都要带着我,不许离开我的视线范围!”曾经的人鱼王显现出了自己霸道的一面。    “呼,原来是这个……好好好,答应你还不行吗,别哭啦。”    初到新环境,没有安全感也是难免的,等他日后精神稳定些,又熟悉这里的生活了,就不会如此了。    小哭包抽抽鼻子,把脸蛋上的眼泪抹去。    “你要去哪,我也要去。”    “我要去镇上一趟。”    “这么早连公交都没有,你怎么去”    毕竟除了塞壬和秋枫,其他人都是在正常的现代社会生活过的,其实面对这里并不像余弦想象中的那么陌生恐慌。    饮月这话恰好提醒了她,余弦一拍脑门,叹气:“太急了,都忘了这一茬了,我们可以做出租车。”    “那好,不过,走之前吃点东西。”    余弦家里有个小冰箱,饮月走过去拉开,发现里面虽然塞得满满当当,却只有汽水啤酒,水果和零食,一点蔬菜面食都找不着。    余弦伸手拿了两个苹果到水龙头前洗了洗,讪笑道:“我记起来了,平时我都是吃外卖的。”    做饭不可能的。    洗碗杀了她!    生活作息一点都不健康的余弦,很多习惯和技能,都是在进入轮回之城后养成的。    “喏,先吃点,待会出门买。”    余弦啃着苹果,塞给了他另一个。    离开轮回之城后,特殊物品没有了,储物空间也消失了。留给余弦的,只有她自身习得的强悍力量。    两人匆匆出门,饮月连衣服都没得换。    凌晨五点的小区外面,连早餐摊子都没有,这附近也没有出租车经过,余弦拉着饮月找到了一个小卖铺,买了面包啃。    好不容易找到了一辆出租车,司机停下车,一瞅饮月吓了一跳:“嘿,您这一身……”    “他是演员。”    虽找了借口应付了司机,对方却显然无法控制自己不要从后视镜偷看。看也就看了,饮月并不在意,司机不过分,余弦也懒得管。    谁知在公路上的时候,突然遇到了公路临检。    余弦有身份证,没问题,可是饮月没有啊!    警察叔叔笑呵呵地说:“忘带身份证不要紧,报个身份证号。”    信息时代,他们都带着机子,身份证号一输就能显示出对方的身份证信息出来。    余弦还没想好托词,忽然,饮月倾身对警察叔叔勾了勾手指。    警察不明所以凑脸过来,只见这一身古怪装束的长发男人盯着他小声说了句什么,警察便愣了一下,挥手放行。    发生了什么    饮月无声地启了启唇:催眠。    对哦,差点忘了他不是人!    司机这次忍不住了,一边开车一边和饮月攀谈,他对他实在好奇,打听了一下名字,司机道:“哎呦喂,虽然我没听说过您的名字,不过就您这张脸,这身材,将来肯定会红透半边天。诶,能不能先给我签个名,就签这个本子上就成,将来等您红了,我好炫耀炫耀哈哈。”    也不知是哪个人格跑出来了,竟真给司机签了名。    “饮月我还以为是尹月,这姓够稀奇!”    司机一边嘀咕着一边开车。    后来饮月借口自己要睡一会,车里终于安静了下来。    从余弦家里的位置到市郊城乡结合部,一共开了快两个小时,车途中央,余弦还接到了自己亲妈的电话。    余弦她妈在电话里温温柔柔地问:“小弦,睡醒了没,几点能到啊”    “就快了。”余弦看了眼时间,道,“大概七点多。”    “这么快”余弦妈有些吃惊,“那你今天起得很早啊。”    “嗯,你在奶奶家等我就行了。”    “好呀。”余弦妈想到什么,忽然笑了两声,道,“你堂姐今天结婚,你奶奶又该催你带男朋友回来了,小弦,你可得想好怎么应付她老人家,到时候妈可不帮你说话。”    余弦下意识向身旁看去,装睡的某人似乎微微动了动眉角。    “……我知道了啦,先挂了,回去再说。”    “好哦,拜拜~”    几十年了,一时只记得最关键的死局部分,险些忘了自己今天回镇里,是为了参加堂姐的婚礼。

写私信

评论一下玛丽咸鱼的生存游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