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99章 完结(下)

在线书吧欢迎您!
    直到卫凌越来越远, 离开了最有利的控制范围,安奇拉才重新控制了这些hybrid。    还好这里没有人, 一场较量天翻地覆, 方圆上千米都被连羽给震毁了。    这时候的卫凌已经开着车离开了这篇区域。    后车座上的李长青还有陈晓菲仍然回过头去,心有余悸地看着。    那如同沙尘暴一般的尘埃之中,仿佛随时会有怪物冲出来。    “卫教授……我们现在该怎么办?”李长青问。    “你害怕么?”卫凌一边控制方向盘, 一边从后视镜里看着两个学生的表情。    “说不害怕,那是骗人的。但是我想要帮您!温教授出事了对吗?那个人有着和温教授一模一样的外形,但是他不是温教授,对吗?”李长青问。    “是的。我要救他,就要赶去见一个人。他是温酌留给我最大的筹码。我现在还剩下四个小时, 如果我去晚了,他落在了对方的手上, 就game over了。”    “我能为你做什么?”李长青问。    “你会开车吗?”卫凌反问。    “刚……刚拿到的驾照……”李长青说。    “那就麻烦你扮成我的样子来开车了。”卫凌说。    “什么?我怎么扮?现在减肥也来不及啊!”    卫凌将车停在了路边, 打开了后车的门,单手扣在了李长青的脸上,只看见他周身的细胞轻轻震颤,当卫凌把手挪开的时候, 李长青的脸已经变得和卫凌一模一样了。    陈晓菲也一脸惊诧:“我的天啊……你变成教授的样子我并不惊讶,你竟然还变瘦了!”    “假扮我会很危险。如果被刚才那家伙抓住了, 他可能会恼羞成怒把你给……”    但是卫凌真的没有办法了, 必须拖住时间。    “这辈子能像教授你这么帅,还身材这么好,死了我也心满意足了啊!”    于是, 李长青穿上卫凌的衣服,开着车摇摇晃晃地驶向前方。    坐在后面的陈晓菲胆战心惊:“你给我差不多点!不要一直照镜子!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在拿后视镜照自己!”    “我这辈子可能就帅这么几分钟了!你就让我照一照嘛!”    卫凌看着他们离开的方向,低下头来,双手撑着地面,瞬间就消失不见了。    任何交通工具,都比不上夜瞳的速度。    卫凌刚才不只复制了他的复原能力,还包括他的高速行动能力。    体内残余的营养剂让他的奔跑速度比夜瞳还快。    把守在X-0研究室门口的是人类的安全官。    安奇拉调用他们,就是为了让卫凌无法操纵他们。    卫凌无所谓地冷笑了一下,他揣着口袋一边走,五官一边发生变化,当他走到研究室的入口前,他已经完成变成了温酌的样子。    人类的安全官根本识别不了,他们见到卫凌就立刻非常尊重地问好。    “温教授。”    “杨教授还是不肯出来?”卫凌用温酌式的冷淡语气问。    “是的。但是脉冲的电量很快就消耗完了。”安全官回答。    “那我去查看一下电量数值。如果杨教授出来了,你们也不要伤害他。”    “明白。”    卫凌进入了电梯,一路向下,来到了研究室的门口。    他将手覆盖在了面板上,自动识别的是卫凌的指纹,接着是卫凌的虹膜、然后最后一步是进入的密码。    这个密码是杨墨冰设置的问题,答案应该是只有卫凌和杨墨冰知道,就连温酌也不知道。    密码提问:篮球赛后你说了什么?    卫凌愣了一下,无语地心想,杨墨冰这家伙是不是找虐啊!    他低下头,回答说:“老子天下无敌。”    只听见“咔哒”一声,门竟然开了。    卫凌迅速走了进去,把门关上,一把枪瞬间抵在了他的太阳穴上。    只可惜,拿枪的人太紧张了,抖得卫凌都快忍不了了。    他轻松转身,把对方的枪给夺了过去,一把将对方扣入了自己的怀里。    “小冰冰,你这是在投怀送抱嘛?”    怀里的人狠狠推了他一把,啧了一声:“早知道是你,我就扣下扳机了!”    对安奇拉有用的子弹无法伤害到人类。    “谢谢你留给我的信息,不然我苟不到现在。”卫凌一把抱住了杨墨冰。    这个拥抱来得太突然,杨墨冰没有准备,被卫凌勒到岔气。    “咳咳咳……快放开我……”    卫凌却没有放手,把杨墨冰抱得死死的:“告诉我,你有打败安奇拉的方式。你和温酌留有后手的,对?不然的话……”    杨墨冰拍了拍他的后背:“不然怎样?”    “我就只能跟你同归于尽了。”    “……如果注定要死,我不想多看你一眼。”杨墨冰拍了拍卫凌的后背,“你给我差不多点,你爸妈也在这里!你别让老两口以为你这是要爬墙!”    “啥?爬墙?”    “你当你爸妈是傻子啊!他们早就知道你跟温酌有问题了。想来想去,他们以为你这头猪能够拱了温酌那根冰清玉洁的小白菜。他们多半是要失望了!”    卫凌心头一惊,赶紧松开了杨墨冰。    眼看着容兰女士就要飞奔过来给他一个大抱抱,卫凌内心深处充满拒绝。    “妈——我们要拯救世界做全人类的英雄!你要是在浪费时间,你的儿媳妇就没有了!”    卫凌义正严辞地说。    “儿媳妇?你什么意思?你真的红杏出墙了?温酌怎么办?”    容兰提着卫凌,眼睛都快瞪出来了。    “不不不!你的儿媳妇就是温酌!就是温酌啊!你的儿媳妇现在得了ptsd了!我要让他清醒过来啊!晚一小时、一分钟、一秒钟都不可以!他会像黑凤凰一样毁灭全人类的!”    “什么乱七八糟的啊!”    杨墨冰赶紧把卫凌的爸妈拉开:“叔叔阿姨,我们没时间了!”    卫凌被杨墨冰拽进了一个封闭的小房间,点开了一台全息电脑。    “告诉我,你现在能承受多少浓度的营养剂了。”杨墨冰问。    “百分之三十。”卫凌回答。    杨墨冰抬起手来,捂住了自己的眼睛:“比我和温酌估算的差了一半多。”    “计划永远赶不上变化。”卫凌也明白情况有多严峻。    光是百分之三十的营养剂就差一点要了他的命。    “现在还有时间,我去降低为你配置的营养剂浓度。”杨墨冰点开了一个巨大的文件,里面竟然是基因解码,“这里面的,就是对温酌还有安奇拉的基因分析。你的学习能力和大脑的处理速度跟安奇拉是一个水平的,你应该能够都看懂并且记住?一个工程师只有知道自己该拆除哪里,才不会一不小心把顶梁柱给拆了,把房子给拆塌了。”    卫凌一把扣住了杨墨冰,摇了摇头说:“不需要降低浓度,就这样。”    “你疯了吗?你会死的!我的老天爷!”    “我死不了。我复制了夜瞳的自愈基因。”    “别自大了!如果你的自愈速度比不上营养剂的破坏速度,你一样会死!”    “但是自愈也需要营养,这是一个循环的过程。不断地循环直到我适应百分之百的营养剂!现在还有三个多小时,你来不及了杨墨冰!而且……”    卫凌看着杨墨冰,那目光让杨墨冰想起许多年前,在他们大学时代的那一场篮球赛里,卫凌逆转战局的时候,就是这样的目光。    “而且什么?”杨墨冰问。    “一旦你降低了浓度,就不够我拆掉安奇拉了。”    卫凌的唇上露出了很平静的笑容。    “这就算是你真的最后一次为我配置营养剂了。”    “我不能看着你自杀!”    “不破不立。没有任何胜局是不需要冒险和代价的。而且,只有我陷入了最危险的境地,温酌才会不顾一切来救我。他会被安奇拉压制,是因为他的内心有弱点。我知道那个弱点是什么。”卫凌转过身来,轻轻扣着杨墨冰的手腕。    “你别这样……看起来就像是打算跟我说遗言了。”    “带着我爸妈出去。我把他们交给你了。你说的没错,这可能真的是我的遗言。”    “卫凌——你……”    “杨墨冰,你有没有全力以赴过?就是那种山穷水尽了,再往前悬崖万丈……却还是想要跳过去的冲动?”    “当然有。大学那场篮球赛。”    “那么现在到了赛末点了。只是这一次我们不是对手,是队友了。让我心无旁骛地投出我最后的三分球。”    卫凌抬着头,用仰望的姿态看着杨墨冰。    那一刻,杨墨冰感受到了一种力量,他忽然有一种预感,他们的故事不会到此为止。    “我很荣幸,和你打那一场篮球赛。”杨墨冰说。    “我也很荣幸,老子就是天下无敌,最后还是要赢你。”卫凌说。    “滚。”    杨墨冰的目光在颤动,他松开了自己的手,提着一个小箱子交给了卫凌。    “别让我最后为你配置的营养剂杀了你。”    “相信我。我一定会命中的。”    杨墨冰哄着卫凌的爸妈离开。    但是母亲都有预感,她什么也没有说,只是回头用濡湿的双眼看着那个被关闭的小房间。    卫凌飞速浏览着杨墨冰打开给他看的资料,无数信息掠过,全息屏幕上显示着阅读进度。    百分之五。    百分之十。    ……    百分之五十。    此时的安奇拉终于拦下了李长青的车,看着车上扣着方向盘瑟瑟发抖的李长青,安奇拉立刻就明白过来这只是卫凌的障眼法。    他早就跑了!    这时候,他的通信器里传来了一个消息,那就是杨墨冰带着卫凌的爸妈出来了。    安奇拉立刻就问:“那你们进去了没有?”    “没有。杨教授一出来,研究室又锁上了。”    “蠢货——卫凌就在里面!”    安奇拉咬牙切齿,他看了一眼时间,冷笑着说:“你能在里面躲藏多久呢?还剩下两个小时了。”    这时候贺恭他们开着车来找他,安奇拉看都懒得多看他们一眼,直接徒步飞奔而去。    卫凌从来没有像此时此刻这样地专注,眼前大量的数据如同爆发的洪流,冲进他的大脑之中,他必须记住它们,一丝一毫都不能出错。    阅读进度:百分之百。    就在那一刻,整个研究室忽然暗了下来。    电量用完。    卫凌呼出了一口气,打开了杨墨冰给自己的那个箱子。    里面存放着一只药剂,淡金色和荧光蓝色相互交织,就像是充满多变性的基因链条,容纳了一切的变量,可万变又不离其中。    卫凌把它取了出来,抵在了自己的颈间。    他听见了有人冲了进来,也听见了对方一把拽开了这间研究室,有空气涌了进来,以及他所熟悉的属于温酌的味道。    这么多年,他身上的味道没有变过。    就好像是担心有一天卫凌会认不出他来,所以他把一切都封存在过去。    “不要——”    安奇拉冲了过来,但是卫凌已经把药剂注射了进去。    瞬间,身体里如同经历了一场声势浩大的爆炸。    就像一颗恒星被无限压缩之后,忽然向外释放自己的无限能量。    卫凌的肌肉骨骼在安奇拉的面前被摧毁,然后重塑。    从没有过的疼痛遍布卫凌的全身,他甚至无法维持自己的意识。    巨大的热量被释放出来,整个研究室被融化摧毁。    安奇拉被震了出去,他好不容易站起来,看见的是卫凌不断受伤又不断愈合的样子。    “啊——啊——”    这种痛苦,超越了人类所能承受的极限。    而本能却让卫凌一步一步走了过来,把安奇拉从地上拽了起来。    “不……卫凌……你分不开我和温酌的……你分不开……”    安奇拉从卫凌双眼的金色光泽里感受到颤栗的恐惧感。    “他是我的。”    卫凌的声音很冷,就像是主宰一切的神祗,毁灭与重塑,就在他的手中。    那一刻,卫凌的意识冲进了安奇拉的大脑之中。    一切如同时光倒转,遥远星子的冷光落在月球之上,给纯白色的荒原渡上了一层柔光。    卫凌在空无一物的研究基地里寻找着温酌。    所有人都不在了,没有曹教授,没有那些同事,这里就像一座死城。    “温酌——温酌你在哪里——”    卫凌很热,他的身体正在不断地承受着崩毁,直到他找到了那个救生舱。    温酌就在里面,被冰封着,没有一丝生气。    卫凌狂喜着冲了过去,一把将他抱住。    他周身强烈的高温逐渐融化了极冻舱。    但是温酌却没有睁开眼睛,而是有另一个人到来,从后面一把将卫凌抱了出来。    是安奇拉!    研究室里的白光落在安奇拉和温酌一模一样的面容上,却有着不寒而栗的阴冷。    “他会永远在这里,你知道的,他永远都醒不过来。”    安奇拉笑着拉着卫凌的手:“他真的很软弱,他和其他的人类一样,不值得你承受那种痛苦。他们自大狂妄又软弱可欺……包括温酌在内……”    “你利用了他的内疚将他困在这里。你知道他一直耿耿于怀八年前被极冻的人是我,不是他。你利用的并不是温酌的软弱,而是他宁可牺牲自己也要保护我的决心。”    卫凌转过身来,抱住了安奇拉。    安奇拉惊悚地发现,卫凌的拥抱没有任何温情可言,他的双手覆在安奇拉的后背上,轻轻一震,这是连羽的能力,安奇拉的骨骼被震碎了。    “唔……”安奇拉闷哼一声,瞬间融入了金属之中。    卫凌站在原处,一动不动地感受着安奇拉的存在,将狠狠拖拽在了墙体里,就在卫凌的手要震碎墙体的时候,安奇拉释放了足够融化金属的高温,瞬间烫伤了卫凌,然后逃走了。    卫凌沿着墙一步一步地向着基地深处走去,他冰冷的声音在基地里回荡着:“安奇拉,你在哪儿呢?我会找到你,要么我杀了你,要么你杀了我。”    “我爱你!为什么你不能爱我——为什么你选择温酌——”安奇拉凄厉的声音在基地里回荡。    “因为我是人类,我只会用人类的方式去爱。你的爱掠夺了对我来说所有重要的一切,夺走我最爱的人。温酌会不惜一切代价来保护我,而你如果你的不到我,你会怎样?”    “我也会等你……保护你……”    卫凌忽然伸出手,摁进了身边的金属中,一把抓住了安奇拉,将他拽出金属中。    “你不会等我。八年已经快要耗尽你所有的耐心了。”    “不不不……你不懂……我在宇宙中漂泊了那么多年,我有耐心等你的!等你忘掉那个普通的人类,等你愿意和我在一起……”    “你很孤独,于是和温酌产生了共鸣。温酌也是一样,从小很孤独,这世上没有人理解他在乎他的感受。让你着迷的,并不是我——而是温酌有着极度聪明的大脑,和周围人格格不入,可是他却拥有我。你想要的不是我,而是想要成为他。”    “不是的!我没有想过成为他……”安奇拉惊恐地发现,自己的身体正在被卫凌分解。    他终于明白,卫凌是要剥离他的基因!    卫凌垂着眼,看着他。    明明那么温柔的目光,安奇拉却知道那是为了溺死自己而存在的。    “你还没有明白吗?因为你阅读了温酌的大脑,看到了他脑海里的我。他爱我,所以我的一切对他而言都极其珍贵。那么多的研究员,只有温酌的记忆是特别的。你想拥有的是温酌愿意为一个人付出一切的心意。但是你在他的身体里那么久,却还是学不会。”    “不!我学会了!我会全心全意为你的!卫凌!我会的!不要这样对我!”    安奇拉拼死挣扎了起来,但是卫凌的意识坚定而强大,他眼底涌起强烈的金色光泽,即将分解着安奇拉的一切。    求生欲让安奇拉忽然暴走,无数倒刺凶狠地窜了出来,刺透了卫凌的身体。    血液飞溅得到处都是。    卫凌的身体被安奇拉的倒刺举在半空中,血液滴滴答答地落了下来。    他咳嗽了一下,笑着看向安奇拉。    “你看……这就是你爱我的方式……”    安奇拉傻了眼,他低下头来发现卫凌根本就没有分解他。    “为什么要这样测试我?”安奇拉收回了一条倒刺,卫凌疼痛得闷哼。    “为什么要揭穿我?”安奇拉歪着脑袋,将卫凌挪动到了自己的面前。    “如果你对我,有对待温酌的十分之一,我也会很爱你……”    就像是惩罚卫凌,安奇拉将数十条倒刺一根一根地缓慢收回,就是为了让卫凌痛苦。    “温酌……温酌你再不醒过来……就要真的失去我了……”    卫凌的意识逐渐模糊,他缓慢闭上自己的眼睛。    就在这个时候,一只手穿透了安奇拉的胸膛。    安奇拉睁大了眼睛,缓慢地回过头来,看到了温酌冷酷至极的眼睛。    “如果是我,哪怕他拿着刀凶狠地冲过来,我也不会认为他要伤害我。所以你成为不了我。”    安奇拉瞳孔一敛,连自己的心脏都放弃了,向后一退,藏进了墙体里。    温酌上前,一把将卫凌抱了起来。    卫凌终于哭了。    “不怕,不怕。我就在这里。”    “我……我好疼……全身都好疼……”卫凌的声音颤抖得厉害。    这不仅仅是因为在意识世界里被安奇拉伤害,也是因为在现实里,他的身体正循环往复地被高浓度的营养液摧毁。    “这是最后一次,我以后都不会再让你疼了。”    温酌轻轻在卫凌的眉心吻了一下,单手抱着卫凌,行走在基地里。    重创的安奇拉,打开了一个逃生舱,然后摁下了一个红色的摁钮,看着抱着卫凌的温酌,露出了丧心病狂的表情。    “到此为止了!既然你们密不可分,就一起死在这里好了!等我离开了这里,我可以创造出属于我的卫凌,更单纯的从没有见过你的卫凌!我会让他爱我!爱我!”    温酌很平静地看着安奇拉:“总算让你回到这里了。”    “什么?”安奇拉发现自己刚才摁下了基地的自毁按钮,可是爆炸声却没有传来。    “你确定自己进去的是逃生舱吗?”温酌又问。    这时候,舱内响起了极冻倒计时。    这根本不是逃生舱,而是医疗舱。    安奇拉侧过脸,看见了医疗舱旁用马克笔写的小字:卫凌到此一游。    这是八年前卫凌躺过的医疗舱!    “这是怎么回事?为什么?为什么!”    “因为这是我的大脑,我的世界。我想把医疗舱放在哪里,就放在哪里。”    “不对……这明明是我的意识我的世界啊!这明明……”    安奇拉忽然间明白过来,从卫凌那一次把他从墙体里拽出来的时候,就把他带进了温酌的世界——同样的研究基地、同样的灯光、同样的通道,但是医疗舱和救生舱的位置却不一样。    这一切都是温酌的计算。    由始至终算无遗漏。    而其中最重要的就是卫凌对温酌的安排了若指掌。    “从你决定让我寄生开始……你就在计算这一切了……”安奇拉始终无法相信,自己到头来竟然败在了人类的手上。    “是的。我知道你对我充满了戒备,你不断探索和观察着我的思维方式,摄取着我的记忆。我想要把你拖进我为你量身定制的陷阱里,那是几乎不可能的。但是这世上除了我,还有谁能入侵你的思维呢?又有谁能让你放低戒心呢?”    只有卫凌。    温酌一直在等待着卫凌成长起来,等待着他有能力驾驭这一切。    等待着卫凌进入安奇拉的世界,然后将安奇拉拽进温酌的意识里。    安奇拉狂躁了起来。    “你跟我没有什么不同。我比你自己更清楚你的想法——我看着你八年了!温酌!你对他疯狂的控制欲和拥有欲!他因为你为他做出的所有准备和选择而心动,但这就是你控制他的方式!”    “这就是你和我的区别,安奇拉。”温酌冷漠地看着安奇拉挣扎。    “什么区别?”    “控制和拥有都是相互的。我给他所有他想要的,心甘情愿以他为我的中心,是的,我用所有他想要的来控制他,而他完全控制着我。他是我的一切。但是安奇拉,你是不可能让卫凌控制你的一切的。”    所有的吸引都是相互的。    每一次当卫凌像个傻瓜一样为温酌做那些看起来微不足道的小事,温柔的褪下温酌的防备,让从来只知道自我保护的温酌变得关注卫凌的一点一滴,然后成百上千倍地想要把最好的一切都给他,就注定了卫凌是温酌的一切。    安奇拉想要游入金属舱底之中,但是温酌却把他给拖拽在了金属舱中。    这是何敛的能力。    “这不可能!这是我的能力!没有我你用不了!”    “笨蛋。卫凌把我、何敛、叶语、夜瞳还有连羽以及所有的hybrid都联系在了一起。只要有他在,我们在他的链条里面,就能使用彼此的能力了。”    极冻倒计时到了最后,整个医疗舱释放了冷气,将安奇拉完全冰冻在了里面。    舱内的安奇拉还保留着充满恨意、不甘、挣扎以及扭曲的表情。    “哦,其实我还要谢谢你的。如果没有你,也许卫凌会过着很平静安逸的日子,而我只能成为一个旁观者,压抑地期待他幸福。”    你给了我机会,让他看见了我对他的保护,让他珍惜我对他的一切,让他为我心动,让他心甘情愿而且满心欢喜地留在我的世界里。    温酌抱紧了卫凌,在他的耳边轻声说:“到此为止了,我们就可以回家了。”    温酌的手摁在医疗舱上,用力往下一压,只听见哗啦啦一声,那是时间和命运流动的声音。    无数冰晶碎屑飞散开来,蔓延在整个空间里,仿佛无数星辰碎屑。    安奇拉终于被温酌分解了。    这一次,是真正的消化。    正在飞速奔跑而来的夜瞳忽然停了下来,他对着日光看着自己的手指,仿佛身体里有什么一直束缚着自己的力量忽然消失了。    他握紧了拳头,又再次奔跑了起来。    正在地面之下游动的叶语觉得心头一紧,她离开地面想要透一口气,正好看到了一辆车,而车子的后视镜里,她发现自己发动能力的时候,眼睛里的不再是蓝色的光泽,而是浅淡的金色。    那一刻,关于自由的狂喜涌上她的心头。    而被封闭了大脑的何敛忽然之间眼前一片清明,他的耳边是连羽的呼喊声。    “何敛!你赶紧醒过神来!你他么是要吓死我吗?”    何敛一把扣住了连羽的手腕:“别喊了……耳膜都快被你吼破了……”    所有的hybrid在此时此刻,都有一种奇妙的感受,仿佛那根厚重沉闷的,牢牢将他们栓在深渊之下的链条忽然断裂了!    他们终于可以浮起来,向着光亮的地方破茧重生!    温酌的意识里的基地随着安奇拉的粉碎而褪色、斑驳。    这一次,他终于可以带着卫凌,进入了逃生舱,这是他许多年来一直的遗憾和执念。    “这一次,你终于救到我了。”卫凌侧着脸,看着温酌。    温酌摁下了“返航”键,他抬起了头顶的照片,是他们拿到博士毕业时候的合影。    舱内的一切,就和温酌八年前的返航一模一样。    只是这一次,卫凌在他的身边。    温酌侧过脸,吻在卫凌的额角上。    “不是我终于救了你,而是你一直在救我。”    这是他们共同编织的意识世界,是在现实里从不存在可是他们又一直渴望的“返航”。    身后的月球披着银白色的轻纱,被他们拖拽起柔和的一角。    亿万星辰注视着他们。    那颗巨大的蓝色水球越来越近。    仿佛有什么在呼唤着他们回家。    大气、陆地、海洋,此刻都属于他们。    卫凌的眼泪形成一颗一颗圆圆的水珠,漂浮在舱内,偶尔撞上温酌的脸颊,泛起晶莹剔透的光泽。    他仿佛听见了来自八年前的时间在滴滴答答作响,舱内因为大气压发出震动的声音,以及身边的温酌不断变的清晰的心跳。    他们就像是冲进了那条地平线,身披星光,拖拽着长空皓月,蓝色变得一望无边,在他们的眼睛里汹涌澎湃。    这是一次温柔的着陆,是迟到了八年的终点。    回到现实的那一刻,温酌就像是呼吸被遏制到了最后一刻,终于获取了氧气。    而他的面前,是筋疲力竭的卫凌向后倒去。    温酌一把将他拽了回来,紧紧抱在自己的怀里。    卫凌的身上伤痕斑斓,那是无数次肌肉和骨血裂开之后又愈合的痕迹。    “卫凌……卫凌……”温酌半跪了下来,轻轻念着爱人的名字。    卫凌艰难地睁开了眼睛,对上了温酌的目光。    那是缱绻的,带着无限的珍惜和心疼的眼睛。    那一瞬间,所有向死而生的坚强都被瓦解了,卫凌的眼泪全都涌了出来。    “我……好怕再也见不到你了……”卫凌的声音很嘶哑,他的声带已经被灼烧了无数遍了。    温酌吻着他的眼睛,他的脸颊,将他抱在怀里。    “不怕了,以后没什么在能把你和我分开了。”    “我还是好热……好想出去绕地球一圈……”    卫凌的心脏还是跳得很快,多余的营养剂仍旧没有代谢。    “不需要绕地球一周,我们用其他的方式消耗多余的营养剂。”    温酌一把将卫凌抱了起来,走出了这个研究室。    夜瞳还有叶语他们都赶来了。    还有控制中心的其他人以及程炮的人,把这里围了个水泄不通。    程炮看见了温酌,下意识去摸自己的枪,一旁的何敛扣住了他的手腕,摇了摇头:“不用担心了,这一次是真的温教授回来了。”    程炮还是心有余悸,他还是要确认:“卫凌!这个温酌是真的?你是安全的?”    卫凌却像是得了多动症一样:“你不用抱着我,放我下来!”    容兰和卫均刚要上前去拥抱自己的儿子,卫凌却跑了出去。    “卫凌——卫凌——”夜瞳追了几十米,发现卫凌的速度太快了,简直超音速了。    所有人都担心的要命,杨墨冰走了过来,很认真地说:“我跟他说过要降低营养剂的浓度,他拒绝了……按照这个态势,他不跑上个几天几夜,估计停不下来。我们能做的就是广播通知,让所有人市民、电商把桶装水都摆出来……”    “还有更快的方法。”温酌抬起手,脱下了自己的西装外套,递给了杨墨冰。    “哈?”杨墨冰一脸不解地看着温酌。    温酌解开了衬衫的前两颗扣子,把领带也扯了下来。    连羽都看傻眼了:“教授好……帅啊……”    一旁的何敛遮住了他的眼睛:“这样的温教授,让卫凌看看就好了。”    话音刚落,温酌就追了上去。    “这是要环球马拉松吗?”叶语不解地看向夜瞳。    然后所有人都看向抱着西装外套的杨教授。    杨教授咳嗽了一下:“我认为——他们即将进行人类之间非常有深度以及非常需要私人空间的交流。”    “哦——”大家异口同声,露出心照不宣的表情。    只有连羽还是忍不住开口问:“什么交流?到底是什么?”    杨教授没有回答他,而是拍了拍手说:“所有的hybrid准备好了,现在对你们进行体检!胳膊袖子捞起来,挨个抽血化验!可以调动的研究员全部调动过来!”    如果说温酌真的已经“消化”了安奇拉,那么作为hybrid所有的副本应该也产生了变化。    “到底是什么啊?”连羽继续发出他的灵魂提问。    何敛凑到了他的耳边,笑着说:“当然是‘繁衍’啊。”    “哦——”连羽发出了恍然大悟的感慨。    他终于艰难地跟上了大家的节奏!    卫凌还在疯狂地奔跑着,风在他的耳边呼啸,他的内心就像瞭望台上的炮火轰鸣不休,又像是一辆又一辆的战车碾压而过。    他冲过了市区,甚至冲出了新城的界限。    不知何时,温酌追了上来,就跟在他的身边。    “卫凌……停下来!”    温酌伸手去拽他,但是却没拽到。    卫凌忽然想起了什么:“我不会上当的!我看到你房子里的婴儿床了!你这个神经病!”    “卫凌!你在胡思乱想什么?”温酌的眉心皱了起来。    “你才在胡思乱想什么?婴儿床?亏你想的出来!”卫凌不要命地疯跑。    “婴儿床是给凌宝的!那是凌宝的窝!”    温酌这么一吼,卫凌竟然片刻的迟疑,就是这么一瞬,他就被温酌给制服了。    温酌抬起头来,看着旧城里这一栋大型酒店顶层。    卫凌也顺着他的视线看过去:“你……你想干什么……”    “你以前说过,很喜欢这个酒店的。”温酌说。    “你神经病啊!这都八年了!里面都是灰尘!”    “你不觉得很棒吗,在顶楼我们可以看得很远,而且没有人打扰。”    “什么?没有人打扰你是想怎样?”    卫凌又挣扎了起来,但是温酌这一次不给他逃跑的机会,直接把他扛上了肩膀。    温酌竟然扛着卫凌徒步上了六十多层,一脚踹开了那个豪华房间,整个城市在巨大的落地窗前一览无遗。    罩在上面的被子上虽然有一层厚厚的灰尘,但是把它扯掉,下面的床单却很干净。    卫凌还处于狂躁状态,被温酌放下去的时候顺带狠狠给了他一脚,差点没把温酌从落地窗前踹出去。    温酌一把将要逃走的卫凌拽了回来,将什么东西戴在了他的手指上。    卫凌以为那是戒指,但那只是一个很普通的铁圈,没有任何修饰。    “我知道你现在很烦躁,也静不下来。但是听我说完。”    卫凌下意识点头,但是心脏一直在跳。    “这是八年前,我从月球基地开车去数据库的路上捡到的一块石头。它只是普通的月球上的石头,没有辐射,没有稀有金属含量,但我还是把它带了回去,提取了里面的金属做成了这个指环。我本来想的是……如果有一天我们会到了地球,你遇到了其他……”    “你好多废话!你直接说你喜欢我不就得了!”    温酌愣了一下,然后回答:“对,我就是喜欢得把月亮撬起来讨你欢心都可以。”    明明土到爆炸的一句话,卫凌的脑子里却嗡地一声,等他醒过神来的时候,温酌已经被他撞倒了!    这时候,所有hybrid抽血完毕,研究员们正在加班加点地进行血样分析。    只有杨教授和夜瞳等一干人等,正围着桌子斗地主……啊,不对,是开设赌局。    “我押他们一周之后才会回来!”贺恭一把甩掉了手里所有的牌。    “什么?一周?你这是要卫凌的命吗?”叶语站了起来,连羽也拼命点头觉得一周太过分了,“起码要一个月!不然怎么对得起温教授这么多年的苦心孤诣!”    “说得好!我押他们永远都不会回来了!”夜瞳非常爽快地也把手里的牌都扔了出去。    焦阳还有江辞还在算牌,听到夜瞳这么说,眼珠子差一点都掉出来了。    “你这也太狠了?”    “有什么狠的!世界那么大,到处看一看啊!”夜瞳一副理所当然的表情。    在许多许多天后,卫凌被爆裂一般的声音给震醒了。    他猛地坐起身来,发现外面是一片星空闪耀。    温酌抬起手,将他拽了回去。    “那是什么?”    “烟花。”    那片烟花经久不绝,绚烂了整个夜空。    “这烟花太嚣张了?”    “嗯,庆祝真正的黎明到来,从此人类再也不会受制于安奇拉和诺亚了。”温酌回答。    卫凌皱了皱眉:“我们在这儿待了多久?”    “一个多月。这座旧城将由尹市长负责重建。我跟他说了,别那么着急,晚一两个月都没关系。”温酌用云淡风轻的语气说。    “什么——你知道这烟花什么意思吗?是在暗示你要适可而止!”    “哦,是吗?明明是庆祝啊。像是这样的庆祝这些天经常会有。”    “温酌,你是个骗子。”卫凌咬牙切齿地说。    “我骗你什么了?”    “你明明说过,以后都不会再让我疼了!我很疼!我很疼你明白吗!”    “是吗?我给你吹吹。”    卫凌一把扯过了枕头,摁在了温酌的脸上。    两人开始了枕头大战,白色的羽毛飞了到处都是。    “咳咳咳……毛里面好多灰!”卫凌一边拼命地砸枕头,一边吐糟。    温酌忽然一把抓住了卫凌的手腕,挪开了枕头,用很认真的目光看着卫凌:“卫凌,从现在开始你和我会一点一点地变成普通人。根据杨教授那边的分析,安奇拉的激素和基因都会像你体内过剩的营养一样被代谢和同化。我们不再无所不能,不再超凡强大,我们……”    “我们会在一起。”卫凌说。    “对,我们会在一起。”    “然后,老杨可以买一只八哥,每天像个小老头一样去遛弯。”卫凌说。    “嗯。”    “夜瞳可以去参加短跑比赛,像个普通人一样。”    “嗯。”    “叶语也可以收起自己的强悍,去喜欢某个人。”    “她值得。”    “贺恭也会找到一个能管住他的女人,这么一想真的出奇地美好啊!”    “听着不错。”    “何敛还有连羽嘛……”    “他们会一直在一起。”    “嗯嗯,一直在一起。”    “至于你,以后会每天求我给你做课题报告还有教案。”    “什么?还用我求你?”    外面又是一朵烟花在夜空里渲染开来,照亮了依偎在一起的身影。    平凡而绚烂。    作者有话要说: 接下来就是甜甜的番外时光了,会让温酌和卫凌蜜里调油齁死你们,哈哈哈!

写私信

评论一下反向捕获